【小说连载】水镜之世(更新Episode0-1.5)2012.12.30

195583

好吧既然有了大巴山官博那么咱也就直接在这上面小连载下自家小说好咯~

原创魔幻世界观什么的……其实上人名都还没有完全敲定最终成稿肯定会做大量修订,所以看看就好,当然如果有文评的话咱会非常开心的w

Episode0-1

架在火堆上的烤鱼发出哔啵的声音。
坐在一旁的金发少女认真的翻动着木棍,将烤鱼翻了个面。
「我说啊,雅蕾丝,还没好吗?」
旁边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名叫雅蕾丝·奥斯的少女头也没有回。
「还没呢……我们就这样悠悠闲闲的好吗?」
「没问题吧……?」
「应该是没问题的。」
自己的两个同伴这么说了。
而刚刚问鱼好没好的那个同伴——一个全身铠甲都解开丢在一旁的青年躺在地上,懒洋洋的翻了个身。
「没问题啦,只要不遇到萝菈殿下和雷利弗的队伍的话,其他的任何队伍对我们都没法构成威胁。」
「嚯~」
不知从什么方向,传来了声音。
「这么说来,的确是这样呢,罗诺。」
那是冷静的,带着一丝淡淡自信的青年男声。
而神经完全放松下来的重战士,罗诺·埃尔斯只是点了点头,一副非常自满的表情。
「没错,所以说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
然而,雅蕾丝的声音打断了他。
「罗、罗诺,背后!!!」
「诶?」
在他发出呆傻声音的同时,后背,传来了冲击。
「呜啊啊啊啊啊!」
下一个瞬间,他就被后背传来的冲击炸飞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圈之后,身上浮起了一阵蓝光。
那是一束,贯穿天际的浅蓝色光柱。
光柱的发源处是无数半透明的浅蓝色符文所排列而成的圆环——象征着在战斗中被击败,失去资格的圆环。
圆环出现的同时,就中断了罗诺的意识,让他昏迷过去。
雷利弗·莱顿从半山腰的林缝间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一切。
「干得漂亮,瑞格尔。」
一头褐色的短发服服帖帖的趴在头上,半闭着的眼睛里流淌出一丝自信的神色,他这么轻声的抛出一句没有人听到的赞扬,没有再多看已经被自己的同伴用远距离魔法狙击出局的青年一眼,弓下身,眼睛眯了起来,眼光异常锐利,就像是找到了猎物的野兽似的嘴边浮现了笑容。
「AF(空之前锋)·Spear(矛形)·四枚展开。」
伴随着话音,宛如幻觉一般的淡蓝色流体场域一闪即逝,随即,平稳的空气开始扭曲,仿佛被什么吸引一样,朝雷利弗的四肢汇聚过去,围绕着手腕和脚腕形成了四个不断回旋的风流。
然后,他一脚向后蹬去。
空气就这样爆发出来。
在他的脚尖碰到地面的瞬间,缠绕在脚腕处的风流在脚掌心形成了一团灰色的高压缩风团,朝着地面喷发出来。
于是,身体被抛到了空中。
他俯瞰着在自己先前所处山腰处更下方的地方——罗诺的队伍所处的小溪边。
对手,还剩三个。
与估算的稍有不同,对方已经充分理解了自己遭到突袭的现状,并且已经进入了迎战的状态。
来自自己另一个同伴的,稍微慢一些的那一发魔法狙击被对方直接闪开就是最直接的证据。
「……嘛,虽然说没什么区别就是了。」
雷利弗的褐发和外套因为快速的下坠而不断的飘舞,因为迎面而来的风流,他眯起了眼睛。
「AF(空之前锋)·Shield(盾形)·全身覆盖式展开。」
无形的空气之盾展开,包裹住雷利弗的全身。
在感受不到迎面而来的强风之后,雷利弗睁开了眼。
距离地面,还有十米不到。
展开护盾的原因也是这个。
如果自己被风吹的睁不开眼睛,落地的一瞬间遭到攻击导致出局的话,就毫无意义了。
所以展开了护盾,能睁开眼睛的话,至少能够多少做出一些反应,就算真的遇到无法反应过来的攻击,也能凭借护盾勉强挡下一击。
(——!)
这时,雷利弗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因为魔法发动时核心吸引起来的高密度流体而变成深蓝色的空气。
那是距离自己的预定落点还有接近十米距离,再往后就是山岩的位置。
那个位置,超过了自己目前展开的魔法在落地后,能够瞬间攻击到的最远距离,同时也正好是自己同伴援护狙击上的盲点。
从自己只能勉强透过流体场域看到魔法施放者的身影这一点来看,这个魔法所聚集的流体的量——也就是可以放出的威力,远远超过自己护盾能够承受的程度。
「啧……该死的最后挣扎。」
雷利弗不悦的皱起了眉,然而地面已经近在眼前,即使想要利用空气爆发改变自己的运动方向也来不及。
流体场域里面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数个拳头大小发光球体。
看到这个景象。
看到因为凝聚了球体而变成了较为稀薄的浅蓝色的流体场域里发生的景象。
雷利弗却露出了「赢了」的笑容。
因为自己认识喜欢使用这个魔法术式的人。
而且,那个人还是自己队伍里负责远程狙击的瑞格尔的妹妹,一个无可救药的兄控。
虽然说无可救药似乎有点过就是了。
雷利弗在心里吐槽了自己之后:
「喂!瑞格尔!小心脚下!——笨蛋!」
做出慌张的表情大喊着,他同时改变了身体的动作。
仿佛马上就准备使用空气爆发改变运动方向,冲向某个地方的动作。
这个时候,如果攻击释放出来的话,一定能够把他的护盾一口气贯穿,并且直接让他失去资格的。
但是,光球消失了。
就连释放魔法最基础的流体场域也消失了。
先前一直无法看清的,魔法施放者的身影完全暴露出来。
「诶?!哥哥?!」
魔法的施放者——瑞格尔的妹妹雅蕾丝紧张的抬起头四处打量着上方。
(呵——果然!)
嘴角愉快的向两边翘起,雷利弗的脚下出现了两团灰色的压缩风团,并不是像之前那样一口气爆发出来,而是直接变成两股旋风朝地上打过去。
轰——!!!
无数的碎石宛如喷泉一般朝四周射去。
凭借旋风消去了落地时的冲击,雷利弗没有丝毫停留,马上弓下身,让压缩风团出现在脚下,爆发。
「糟糕——!」
意识到自己已经让敌人成功着地的雅蕾丝抬起手,想要再度释放出魔法,然而。
「太迟了。」
雷利弗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五米以内。
他右臂向后拉回,手指伸直成手刀状,手腕上的风流明显变得更加狂乱,一个淡灰色的锥形罩子出现在了手指的前方。
距离缩短到三米。
已经完全是攻击范围内了。
所以,雷利弗腰际发力带动上身,右手用力的向雅蕾丝刺了过去。
雅蕾丝闭上了眼。
哧——轰!
『什么』被轰飞出去,撞碎了山岩。
「……」
雷利弗向后跳开一大步,一言不发的看着已经消散了的风之矛。
刚刚攻击命中时候的手感,明显不对。
不是和防御术式对轰,也不是直接打中人体。
倒不如说,是打中了金属的感觉。
仿佛是回答他的疑问一样。
「呸……」
山岩碎裂的烟雾中,传来了啐血的声音。
「可真疼啊……混蛋。」
「……还真是预想外的结实啊,洛克。」
雷利弗啧了一声,沉下身体。
在下落的时候,因为太过专注于如何应付雅蕾丝魔法的思考,忽视了对另外两人行动的观察。
刚刚对雅蕾丝的攻击,就是被她的同伴,这个全身穿着异常规模重铠的、名叫洛克的男人挡下的。
而第四人,到现在都没有现出身形。
要是没有记错的话,他是使用太刀,擅长抓住破绽,一击制敌的好手。
到现在都没有发现他的身形的话,自己的处境实在是过于不妙了。
雷利弗吞了口口水,紧绷着脸退了一步。
「哎呀呀。」
表情死死的僵着,他这么说了。
「你们——」
嘴角猛然扬起。
「——真的觉得我会不做任何安排吗?」
瞬间。
波涛掀起。
一旁的小溪不再平静,翻滚着的水浪在空中拉成一道道弧线,宛如一群刚刚出生的小蛇,不住的扭曲摇动着脑袋,在嗅到猎物的味道后,蛇群的脑袋齐刷刷的转了过去,圆润的脑袋渐渐变成尖锐的,硬质的模样。
那是,枪。
虽然是水,但是却能贯穿金属的水之枪。
水之枪就像暴雨一样劈哩啪啦的朝洛克身上的重铠砸去,响起一阵雨水打在屋顶上的清脆响声。
「NS(北方之星)——!」
同伴挡下了攻击,雅蕾丝乘机准备施放魔法。
然而,雅蕾丝的声音就这样中断了。

烈焰燃起。
就在四周,燃起了火焰。
就好像地狱一样,火势四处蔓延开来,被这样的突然攻击慌了手脚的雅蕾丝不得不停止了魔法的施放,想要逃开。
但是。
石壁升起。
就在她跑向的方向上,地底下升起了石壁,将退路封死。
无论想往哪边走,结果都是一样。
石壁升起。
石壁升起。
石壁接连不断的升起。
结果,形成了迷宫。
一个遍地是火,殊不知何时会遭到水之枪攻击的地狱。
丝毫不担心自己会被魔法卷入,雷利弗站在原地,脸上带着意外温文尔雅的笑容。
「那么,差不多就这样吧。」
仿佛解释什么一般,说着。
伴随着话音。
狂风卷起,火随风涨,迷宫中的火焰窜起半人多高,火舌在石壁上留下无数熏黑的痕迹。
魔法肆虐的范围内,又腾起了两道光束。
这就意味着,又解决了两人。
但是,不能放松。
还剩下,一人。
明明魔法的轰炸范围已经覆盖了整个河滩,但是依然没能解决掉的,那个人。
(……到底在哪里?)
虽然表面上非常自如,雷利弗却异常紧张的感受着周围的气息。
结果是,没有。
即使是专注下来去感知,周围也完全没有人的气息。
「怎么回……?!」
山腰间,传来了爆炸的声音。
(糟了!!!)
转过头看到爆烟腾起的位置,雷利弗开始在心里大呼不妙。
那是,自己担任远程援护的同伴所处的位置。

迎面袭来的银刃。
「咕呃——!!!」
整个上身向后仰去,伊莱娅丝·西尔奎勉强避开了刀刃的斩击。
然而,身体因此失去了平衡。
以魔法为主攻的自己,运动能力并不出色。
倒不如说,能够连续躲开这么多次斩击,已经近乎奇迹了。
(极限了……吗?)
向后倒去的过程中,她这么想着。
敌人双手握刀高举,即将一刀落下。
这是失去平衡的伊莱娅丝,绝对无法躲开的攻击。
伊莱娅丝把手移到腰间的衣服下面,准备正面招架这一击.
然而。
「FS(升阳之火)、FW(风之前方)、D(落下)、F(合一)、AS(即为吾剑)!」
这样的声音响起。
落下的银刃,与凭空出现的火之刃撞在一起,消失了。
不,应该说是,在一瞬间,被火之刃的高温,气化了。
「什——?!」
敌人愣住了,然而,火之刃的主人,有着一头与实在让人难以与火焰联系在一起的水蓝色齐肩短发的少女,艾莎·克劳利没有停顿。
就这样将火之刃继续挥过去。
淡蓝色的光柱穿透树叶,贯穿了天际。
「没事吧,伊莱?」
听到声音,伊莱娅丝摇了摇头,默默的咬紧了嘴唇。
无力感。
明明同样是以魔法为主攻方向,自己却完全派不上用场。
这时。
「你们俩,没事吧?」
伴随着气浪,雷利弗从下方的树林冲了上来。
看到伊莱娅丝倒在地上的时候的确紧张了一下,不过紧接着看到晕倒在一旁,身体周围环绕着淡蓝色符文环的青年之后,便舒了一口气。
「哈……」
闻声,艾莎点了点头。
「没事的,不管怎么说,我的魔法类判定也是全科90点以上的全方位型啦~」
「说的也是啊。」
雷利弗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魔法类判定,就是说根据近距离、正常距离和超远距离这三个魔法技能分科评价点所得出的类型分类。
粗略来分类的话,就会根据评价点最高的一项来分为接近型,通常型,远隔型这三个分类;而三科点数几乎相同的则会被归为综合型。
而所谓的全方位型,则是在这四个分类上再进行阶级化细分的结果——当最高评价点的那一项高于50时,就会加入『基础』这一阶级,举例来说的话,伊莱娅丝最高点是正常距离科51点,那么最终分类就是基础通常型魔法使;当最高评价点超过70时,就会以『进阶』为阶级,这个四人小队里负责超远距离打击的魔法狙击手,瑞格尔·奥斯就是进阶远隔型魔法使;最高点数超过90则是『高阶』,并且综合型在这一阶级之后,叫法会改变为全方位型,如同艾莎所说,她就是高阶全方位型魔法使,而且,获得这个位阶评定的,全校就只有她一人而已;而最后的,当点数超过95点的时候,则被赋予『精英』阶级,雷利弗自己,就是以几乎满点的近距离科成绩获得了精英接近型魔法使的分类。
(不过……)
虽然从阶级上说他要比艾莎高出一阶,实际实力却完全不是艾莎的对手。
毕竟,如果从总点数来看的话,艾莎的总点数几乎是雷利弗的三倍。
雷利弗仅仅是精通于接近战,艾莎却擅长于所有距离的战斗。
也就是说,艾莎只要拉开了距离,就可以将雷利弗毫无悬念的压倒性击败。
而想要保持住近距离的话,艾莎这个对手实在是让难度有些无意义的高。
「雷利弗?发什么呆呢,走吧,赶快去跟奥格尔会合才行。」
艾莎拍了拍他的肩,雷利弗赶忙中断了无意义的分析,走到前面开路。
(不过,艾莎她到底天才到什么地步啊……?)
在经过那个直接袭击己方魔法支援本阵结果被击败的同学身边的时候,看着地上那把被烧断了的太刀,雷利弗不由得感叹了起来。
这样的突然袭击,她们是不可能有准备的。
因为就连自己在发动突袭前,都还在那堆篝火旁确认到了他的身影。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看丢了。
然而,就连这样的突然袭击,艾莎都能做出这种程度的反击。
(……完全略缩咏唱吗?)
这是一直以来就很清楚的,艾莎所保有的,最终王牌。
魔法的发动,是通过释放出自己体内精炼出的反式流体来对充斥着整个世界每一寸角落的基础物质『流体』进行吸引,然后通过控制反式流体的微观构成方式来让流体由不可见的基础形式转化为实际的物质形式或者能量形式。而所谓的咏唱,其实上是一种对于自我的心理暗示,通过语言来让自己联想起制定的构成方式,从而完成魔法,如果将咏唱语略缩的话,由于魔法种类实在过多的缘故,就会导致在魔法的构成上有一些细节的缺陷和错误,从而使魔法的威力下降。
魔法的咏唱方式,也分为完全咏唱,不完全咏唱和略缩咏唱。
完全咏唱,顾名思义,就是将咏唱语完全的说出,因为能够将所有细节都塑造完成,因而释放出的魔法会相对来说非常完美,威力也会更大;略缩咏唱则是将咏唱语用自己的方式进行缩略,而被省略的部分则有自己的精神力进行补完,这种方式通常会导致反式流体的细节塑造不足,使得魔法的威力下降;而不完全咏唱则是介于两者之间,对于不重要的咏唱语进行缩略,而关键的部分则完全咏唱,事实上,这也是最有实战价值的方式,无论是威力还是释放速度都能控制在一个中间的范围,雷利弗自己所采用的就是这样的方法;而艾莎的咏唱方式,不属于这其中的任何一种。
光看她的咏唱的话,那么是不折不扣的略缩咏唱,但是,她用略缩咏唱所释放出来的魔法,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是完全咏唱的魔法,甚至会达到比一般人完全咏唱魔法更加完美的程度。
就仿佛『克劳利』这个由孤儿院院长赋予的,属于魔神的姓氏,本身就是属于她的一样。
就算真的说她是那个魔神的后人,也不会有人怀疑。
这时,艾莎的声音传来。
「雷利弗,稍微等一下。」
语气上并不是很严肃,雷利弗只是侧过头。
「怎么了啊?」
走在伊莱娅丝身边的艾莎朝前两步,关心的看着雷利弗。
「你刚刚打先锋消耗比较大吧?接下来还是我来前锋好了,你现在先休息会儿吧。」
「不,刚刚那种完全不需要怎么……」
「好啦!」
艾莎挑起眉,从后面按住雷利弗的肩膀。
「叫你换就换!」
「诶……好吧。」
雷利弗叹了口气,停下了朝前的脚步。
很少会对人以命令语气说话的艾莎都这么强硬的说了,肯定是有其他的意思了。
而作为结果,雷利弗尴尬的沉默着。
原本是让两个女生在后面聊聊天解闷的,但是现在却变成了艾莎在前面一言不发的开路,自己跟伊莱娅丝沉默的走在一起的状况。
(说点什么呢……?)
就在雷利弗在脑海中思索着恰当的话题的时候,伊莱娅丝开口了。
「呐……雷利弗,咱是不是……很拖后腿啊?」
「这种事情~」
——怎么会有呢?
下意识的就想要这么说,但是,在侧过头用余光观察身边的伊莱娅丝的时候,雷利弗就再也说不出这样的话了。
因为伊莱娅丝,好像快要哭出来了。
明明眼梢是那样强势而锐利的翘着,但是酒红色的眸子里却流露出浓浓的失落感,大概是刚刚战斗后没有整理的缘故,淡金色的刘海乱乱的,更是增加了几分低落的气息。
「抱歉啊,的确,碍事。」
说出这话之后,雷利弗有了一种想把自己痛殴一顿的冲动。
这算,什么啊?
在这种时候,却还说这种话。
就算是一直都是这样,也还是受不了自己.
但是。
听了这样的回答,伊莱娅丝却没有哭出来,反而很平静的点了点头。
「谢谢,果然是这样?」
「嗯,的确是这样。」
雷利弗僵硬着表情点了点头。
他一直都不擅长对付伊莱娅丝。
之所以会刚刚会陷入尴尬的沉默中,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完全搞不懂。)
被说了「会拖后腿,很碍事」,却完全不会难过的女生。
以前的班级分组战中,也经常被分到和她一组。
一开始的时候,任谁都会说「完全没有这种事」,这样善意的谎言。
而自己,在某次和她双人组队的分组战里,因为她的瞄准失误,直接在局势正好的混战中被她一发误伤,直接导致了败退。
在她帮忙给自己上药缠绷带的时候,她也这么问了。
而自己正在气头上,就非常没有风度的对她发了火。
本来以为她会哭。
因为自己说的话,真的是刻薄到了极点。
然而,她却像这次一样,不,比这次更加夸张……她,露出了发自心底的笑容。
「谢谢。谢谢你对咱说了实话。」
她这么笑着说了。
于是,让思绪回到现实,雷利弗看着表情平静,却远远没有刚才那么低落的伊莱娅丝,不由得发出了感慨。
「你,还真是个怪家伙啊。」
对此,伊莱娅丝露出了一丝颇有调侃意味的微笑。
「咱俩是彼此彼此啦,会对女孩子说这么不温柔的话的男生,也只有雷利弗了吧?」
「那是对你啊,对你!话说回来你恢复状态也恢复的太快了吧!」
雷利弗大声的反驳了回去。
结果,伊莱娅丝却露出了更加高兴的表情,闭上一只眼睛,只用单眼斜看着雷利弗。
「如果一直都这么低落着的话,反而会影响接下来的发挥吧?本身已经很拖后腿了,再这之上还不好好发挥怎么行呢?」
「你啊……」
对此,雷利弗只能无奈的苦笑。
虽然这显然是最好的情况,但却不是最正常的情况。
这就好像,完全将自己的感情用理性改变一样。
看着嘴角挂着胜利笑容的伊莱娅丝,雷利弗又一次叹了口气。
(这种事,不太可能吧?)
这么想着,他转过头,看向艾莎的方向。
「似乎,不太对?」
不知为何已经停下了脚步的艾莎点了点头。
「有人的气息,数量不止一个。」
闻言,雷利弗紧张的绷紧了全身的肌肉。
自己也隐约感觉到了前方的气息,这里已经接近山脚,也就是说,接近刚刚艾莎和伊莱娅丝进行了魔法轰炸的河滩。
而气息的方向,毫无疑问是河滩的方向。
要去到奥格尔所在的狙击点,那个河滩并不是唯一的路线,但的确是最短最快捷的路线。
「奇怪,为什么会在这时候到河滩去?」
艾莎皱起眉,回过头看着两人,报出了自己感觉到的气息。
「十一个人左右……雷利弗、伊莱,你们觉得呢?」
雷利弗朝前走了几步。
「除掉三个被干掉的,大概还有八人没错吧?」
「诶?」
对此,伊莱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怎么了?」
「不,大概……是咱感觉错了吧。」
伊莱娅丝摇了摇头。
自己最初的感觉应该是十二人,但是再仔细去感觉之后,好像又只有十一人。
「伊莱,你觉得是几个人?」
雷利弗没有放过这一丝疑点,这么问了。
「……十二人,但是如果仔细去感觉的话,又似乎变成十一个了。」
听了伊莱娅丝的回答,雷利弗并没有改变表情,而是回头对艾莎说话。
「我知道了,艾莎,就按照对手是12人来考虑吧。」
「了解。」
艾莎点了点头,抬起来准备释放魔法的手却停在了半空。
「等,等一下?!你要同时对付12人吗?」
雷利弗若无其事的点头认同了这个几乎可以说是自杀的作战方案,朝前走去。
「雷利弗,真的没关系吗……?」
艾莎看着雷利弗的背影,担心的嘀咕着。
伊莱娅丝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艾莎,抬手整理起头发来。
「雷利弗的话,没问题的哦。」
这么说着的时候,她嘴角很自然的翘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艾莎注意到这个细节,也露出了笑容。
「嗯,说的也是呢。」
于是,两人相视一笑之后,再次把目光投向雷利弗离开的方向。
然而。
「哈啊啊啊?!」
那头却传来了雷利弗疑似惨叫的叫声。
「雷利弗!」
伊莱娅丝率先跑了起来,艾莎愣了短短一瞬,也快步跟在了后面。

雷利弗坐在地上,用写满了不耐烦的脸瞪着坐在一旁微笑的青年。
「瑞格尔你这混蛋到底在这搞什么啊?」
青年金色的头发在太阳的照射下显得有些刺眼,翡翠色的眸子里看不出一丝紧张感,他嘴巴咀嚼着,手里还拎着半条没吃完的流着油的烤鱼。
他就是负责远程魔法狙击援助雷利弗的伙伴,瑞格尔·奥斯。
他又啃了一口鱼,细嚼慢咽之后,看向了雷利弗。
「你们来的太慢了,鱼已经没有了。」
雷利弗嘴角抽了一下。
而在另外一边的穿着一身休闲装的健壮男人拍了拍他的背,爽朗的笑起来。
「嘛,莱顿少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自己来晚了不能怪别人啊!」
坐在对面,梳着中分头,带着单眼镜片,同样一身休闲装的男人也点了点头。
「没错,莱顿,这就是你们来得太慢的后果啊。」
最后,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岁左右的,一头纯白长卷发,双眼闭合的……或许可以称为少女的女性。
她微笑着够出身子越过火堆,抬手摸了摸雷利弗的头发。
「别沮丧嘛,小溪里还有鱼的哦?」
没错,这三人,就是莱顿的老师。
分别负责体术、魔法和文化。
而已经离开了篝火,走到之前被干掉的罗诺小队的成员身边进行检查的另外五人,也都是学校里的老师。
这是雷利弗他们所处的诺森维综合学院每一年都会有的惯例性活动,也就是所谓的『高等部联合实战演习』。
全高等部三年生强制参加,而一二年生则自愿参加。演习场地是某处的无人山林区,每一年都会更换场所,参加者四人一队随机分散到演习区域,身上都带有特殊的保护术式,被攻击打中虽然会痛,但是却不会造成任何伤害,在判断参加者遭到致命级别的伤害之后便会强制中断参加者的意识,并且展开保护结界,同时释放定位光束,方便教员老师前来回收学生。
「……」
雷利弗黑着脸站起来,抬起手,直接就给三个没有一点老师样子的老师,一人一个爆栗。
然后转过身,睥睨着瑞格尔。
「——也就是说,你过来找我们的时候在这里遇到了过来回收败者的老师们,就索性在这里和他们一起吃烤鱼了吗?」
已经理解状况了。
完全的,彻底的,没有一丝错误的。
理解了这个混球伙伴甚至没有给自己留一份烤鱼的状况。
虽然说,在随时可能遭到别队袭击的大条件下,思考的像出来野营一样似乎不太好。
但是,总觉得完全没法压住火是怎么回事?
「喂,瑞格尔,你,做好觉悟了吧?」
「呃……」
就在雷利弗的怒火一触即发的时候,伊莱娅丝突然戳了他的侧腰一下。
「噗哈!伊莱你干什……」
嘴里被塞进了很烫的东西。
鲜鱼的香味瞬间充满了口腔,虽然……还有一股烤焦还有苦胆的味道。
但是,更直接感受到的,是烫。
「烫啊啊啊啊啊啊!!!」
伊莱娅丝看着在满地打滚的雷利弗,小小的咬了一口左手拿着的烤鱼。
顺带一提,右手上的烤鱼,上半截正在雷利弗的嘴里。
因为时间也差不多到午饭时间了,所以在下来发现没有事之后,两人就在雷利弗跟众人发牢骚的时候去小溪边抓鱼烤了,因为都是用魔法所以完成的很快,先烤好的两条伊莱娅丝就先拿过来准备平抚一下雷利弗的情绪。
虽然说,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平抚就对了。
滚了足足有半分钟之后,雷利弗气喘吁吁的在地上躺尸了。
「我说啊……伊莱,你想杀了我吗?」
没显然,这是开玩笑的话。
但是,伊莱娅丝却露出了认真的表情,直视着雷利弗的眼睛。
「咱不会想杀你的哦?但是,如果有必要的话,会杀呢。」
「这算什么?」
雷利弗仰视着伊莱娅丝,在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不想杀,但是有必要的话却会杀。
这样,简直可以说是矛盾了吧。
然而,那张白皙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丝开玩笑的痕迹。
看着那如同陈年红酒一般的暗红色眼眸,雷利弗很清楚的明白,她,真的是认真的。
伊莱娅丝的头发比之前在山上更乱,刘海里甚至还夹着一片树叶。
雷利弗不由得想到了她跟艾莎刚刚从山上下来的样子。
艾莎有好好的张开护盾所以除了呼吸有点急促之外并没有什么,但是伊莱娅丝却可以用灰头土脸来形容。
比现在更严重,头发里混进了各种树枝树叶蜘蛛网什么的东西。
简单来说,就是完全没有任何防护的从平时完全没有人烟的原始山林里狂奔而下的结果。
被树枝的尖端划出了几条伤口的脸,在看到自己并没有事之后,明显露出了安心的神情。
这样的她。
这样关心自己的她,却会在有必要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杀掉自己?
对此,雷利弗感到一阵胸闷。
(……等等。)
在视线扫过伊莱娅丝脸颊的时候,雷利弗发现了一丝违和感。
(——没有伤口?)
很显然,伊莱娅丝的皮肤上看不出一丝伤痕。
「喂,伊莱,你脸上的伤呢?」
雷利弗开口问了。
伊莱娅丝一脸困惑,但却在下一瞬间露出了一丝坏笑,歪过头看着他。
「没有伤过哦?难道雷利弗喜欢那种类型的吗?」
「不是啊!!!这到底是什么逻辑啊?!」
「诶……」
被雷利弗吼的一愣,伊莱娅丝随后笑的更开心了。
「对雷利弗专用逻辑?大概。」
「拜托你把这种无用的逻辑从你的脑子里扔出去。」
这么说了之后,雷利弗坐起身看向伊莱娅丝。
「好了,把鱼给我,肚子已经极限了。」

半小时后,雷利弗看着有些倦意的两个女生,站起身来。
「你们休息会儿,我来警戒……瑞格尔你给我去侦查!」
对此,瑞格尔挠了挠一头金发,不情愿的看着雷利弗。
「不带这样吧?」
「怎么?」
雷利弗挑起眉。
「不给同伴留吃的还自己擅自吃饱喝足的家伙现在还想偷懒?」
「哇,好差劲~」
「伊、伊莱,不用补刀也可以的……」
于是,遭到了三方联合攻击的瑞格尔站起身,慢吞吞的朝山上走去。
雷利弗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上几乎看不到一朵云彩,算是个大晴天。
老实说,这种晴天的午后,尤其是刚刚吃完野餐的午后,睡一觉简直是最佳的享受。
前来回收的老师们已经带着出局的同学离开了,所以现在周围完全安静了下来。
除了溪流声,就只剩下风吹过山林的沙沙声。
(真安静啊……)
这么想着,雷利弗把目光投向了两个女生的方向。
(……已经睡着了啊?)
两人分别靠着树的两边,躲在树荫下,现在平稳的呼吸明确的传达出已经睡着的信息。
雷利弗的唇角,勾起一丝淡淡的微笑。
这两人在一起的景象,实在是和谐的有些不合常理。
一个是神国前最高祭祀的独生女,另一个却是父母是谁都不知道的孤儿。
若是按照一般的思维来想,这样的两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这样和平的相处才对。
但是,无论是西尔奎家的大小姐伊莱娅丝,还是本姓不明,现在有着魔神之姓的艾莎,两个人,都意外的不符合自己身份所给人的形象。
伊莱娅丝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大小姐架子,艾莎则是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莫名的高贵气质。
就结果来说,这两个人给人的感觉的确异常相似。
那就是,出身高贵但是平易近人,这样的感觉。
虽然说某人对自己来说是完全不平易近人就对了。
(为什么我非要遭到这种差别对待啊……)
不由得有了一丝自暴自弃的雷利弗摇了摇脑袋,走到溪边,捧起水洗了洗脸。
看着在溪水里不断波动的自己的脸,雷利弗突然感到了一丝茫然。
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而战斗的?
对于这个世界来说,这个问题似乎根本不是问题。
因为,如果不会战斗的话,随时都可能会死。
即使斯特帝国已经和魔族签订了和平条约,但是,沃伊德陆上生活着的,除了像人类一样具有知性的魔族,更多的是一些姿态各异,依靠本能的魔兽。
而那些魔兽,往往具有很强的适应力和迁徙力。
即使在斯特帝国北边,和魔族完全没有接壤的天之陆上,也栖息着大量的魔兽。
魔兽袭击人类,人类围剿魔兽。
这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基本的循环。
因此,若是不懂得战斗的话,在这个随时可能遭到魔兽袭击的世界上,就是随时都会死。
然而,只是为了保命的话,不需要做到这种程度。
雷利弗并不是天才,这一点他自己非常清楚。
自己的实力,是通过自己不断的苦修而得来的。
但是,只是为了保命的话,即使达到伊莱娅丝那样的程度,都能够在低等魔兽的袭击下保住生命。
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变的这么强的?
雷利弗看着自己的倒影,发现自己的表情已经扭曲。
牙关紧紧的咬着,眼睛就好像歇斯底里一样大睁。
「我……」
他苦笑了一下,单手舀起一把水,重重的拍在头上。
「……在胡想些什么啊?」
「和同伴在一起……不就够了吗?」

Episode0-1.5
小心翼翼的从石头背后露出头,瑞格尔毫不大意的检视着周围的每一片地区。
这里是基本上算得上是山顶,虽然从侦查视野的角度来说是最佳的选择,但是——
「听说那孩子也有参加啊……」
他这么自言自语了一句。
本来的话,在全校范围内他都有在狙击上不输给任何人的自信。
但是,自从今年新学期,一个转校的一年生到来之后,瑞格尔第一次感觉到了危机.
可能会输的危机。
瑞格尔曾经偷偷的从校舍上观察过对方几次,但是每一次都会和对方对上视线。
也就是说,被发现了。
而且听说对方的战种分类并不是魔法派而是物理派,但是却在超远距离的狙击精确度上,丝毫不输给有着魔法辅助的自己。
仔细确认过周围无人之后,瑞格尔趴回石堆背后,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
「名字是叫奈茵来着……?总之挺奇怪的名字——!!!」
因为伸懒腰,瑞格尔的手伸到了石堆外面。
就这么短暂的一瞬间,手臂感觉到了什么东西高速擦过去的风。
瑞格尔额头上淌下了几滴冷汗,极力压低身子,偷偷的移动了一段距离后,从树干背后露出头去。
虽然不太敢相信,但是自己似乎的确已经暴露了。
不过应该还不至于马上就被追狙。
做出了这样判断的瑞格尔把目光投向手臂感觉到的,那个风的方向。
「原来如此,利用树林在这个时间点上处在山的影子之下的黑暗来隐藏吗……」
那是一片处在背光的山腰上的森林,远远的看过去就只能看到一片墨绿色。
但是。
瑞格尔却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从那个距离,那个有着接近1500米距离的山林狙击过来的话,全校里能做到这一点的人,除了自己之外,就只有那个叫做奈茵的女生了吧。
然而对方却不会知道,自己也能够做到同样的事情。
「虽然这的确是个好办法,但是在我和你这样水平的狙击手看来,那么一大片的森林里,最佳的狙击点也只有一个啊。」
虽然这话语肯定不会传达到对方的耳中,但瑞格尔却非常自然的说着。
明明双方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但是瑞格尔的口气却是一幅相识已久的感觉。
「就让前辈来告诉你,轻敌是多么不应该的事情吧~」
轻松地说着,瑞格尔将右手伸直:
「狙击术式·展开。」
于是,肘部和腕部的关节在蓝色的光雾一闪之后,浮现出一大一小两个深灰色的圆环,圆环中明显的出现了光线扭曲的凹面镜的弧度。
做好准备后,瑞格尔从树干的另一侧转出身子,左手扶住右手,右臂直直的伸向远处的山林间,手掌张开,低下头让目光依次穿过两个圆环的中点后,最终落在了目标的位置上。
「爆破。」
伴随着话音,一团暗红色的球体出现在了瑞格尔手掌中。
他把手掌抬起来,在掌心正好挡住视线的中心之后,那团球体就如同离弦之箭一样飞了出去。
肉眼只能捕捉到空气中留下的一道暗红色的流光。
因为这个流光绝对会暴露自己的所在,所以瑞格尔毫不迟疑的继续移动了起来。
然而。
瑞格尔的面前、几乎是贴着鼻梁的位置,又一次感受到了风刮过的感觉。
几乎在同时,耳朵里传来了树干崩裂的声音。
「可恶!」
瑞格尔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用力的摔在地上趴平,回过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是……箭吗?
在看到的瞬间,瑞格尔脑子里浮现出了这样的疑问。
那实在,太过巨大。
大概有自己的手腕这么粗的箭身,有一半已经深深的没进了那棵树的树干里,树干因为扭曲而发出了像是崩裂一样的声音。
「喂喂……拜托了,谁来告诉我这是开玩笑啊……」
自己刚刚只要再快这么一秒,脑袋就要被这样一根箭矢直接射穿了。
虽然不会死,但是想像一下这样的疼痛的话,都觉得死了更好。
但是。
瑞格尔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为什么,前两天没有什么动作?」
前两天,自己在狙击的时候,并没有遭到任何攻击。
起初是认为自己的隐蔽手段已经到了能够避过她的地步,但是就刚刚的交手来说——
别说避过了,自己的动作甚至都在她的预测之中。
不过,瑞格尔并不知道,一千五百米外的山林中,怀中抱着一把巨大弩炮的少女,也被自己的爆破狙击炸的灰头土脸这件事。
瑞格尔挠了挠头,匍匐着移动到了能够互相狙击的区域之外,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
「真是的~我只是来侦查而已啊……不过,既然确定了她的威胁程度的话,今晚的过夜地点就得慎重的考虑了呢……」
露出严肃的表情自言自语着,瑞格尔朝山林深处走了进去。
如果这时候的表情让雷利弗看到的话,他肯定会非常惊讶吧。
然而。
瑞格尔却从来不会在人前露出这样认真的姿态。
绝对不会。

Previous

【公告,重要】从明天起启用新域名 otkz.net

Next

ニコニコ動画せれくちょん~才能の無駄遣い~[APE]

1 Comment

  1. 倒霉透顶の小兽人

    毫无违和感。。。好厉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2012-2016 宅の郷 Some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5004370-1号 &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y Anders Norén &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