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新志士镇魂曲~其の壱~【文/钟云姬】

英国哲学家霍布斯做过这样的比喻——他把国家,比喻成一头巨大的野兽,称之为利维坦。其中,主权是它的灵魂、官员是它的关节、奖惩是它的神经、财富是它的实利、安全是它的事业、顾问是它的记忆、公平法律是它的理智、和平是它的健康、动乱是它的疾病、而内战则是它的死亡。只要是动物,就都会经历生老病死,当然国家也是一样,有是非成败,强弱兴衰……
培根自尽百年后,大食国不复存在。一场由军人阶级发起的兵变摧毁了由文人领导的精英阶层,取而代之的,是叫做“肉食幕府”的统治阶层。整个国家实行着强硬的铁腕政治 。除此之外换汤不换药,人们依然注射安定剂,而罐头工厂的烟囱里,依然喷出滚滚浓烟。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一阵维新之岚,也正在悄然刮起。
勇士的生命,是短暂的。他们就像樱花一般既唯美,又脆弱。它们绽放、凋零……千片万片的花瓣被微风卷起,好一副春意盎然的景象!
历史唯一教会我们的就是“我们什么都学不会”。而这些偶然出现的英雄,则是历史长河里滚滚而来的浪涛。
这一章,并不是写给我,而是写给所有维新志士的镇魂歌!

1

“胎胎,起来拿快递!”骑着一辆老旧军用摩托,穿着一身旧迷彩服的快递员,粗暴地敲着窗户。
睡眼惺忪的博远打开门,从快递员手上接过一个厚重的牛皮纸包。
“谢谢”他从睡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100元,交给快递员。快递员对着阳光看了看纸币,确认放心后随意往裤袋里一揣。接着拿出一支被挤压得弯弯曲曲的香烟,用打火机点燃。
他深吸一口,慢慢地吐出烟气。然后一脚油门,摩托车发出巨大的轰鸣,消失在小巷之中。
博远将纸袋放在老旧的茶几中央,轻轻地用裁纸刀拆开牛皮纸。
《孟子》、《礼记》、《大学》……还有一本柏拉图的《理想国》。
这些都是黑市上买的书。幕府的言论封锁做得十分全面,所有不符合政治需求的书籍,都会被列为禁书。但是人对未知的渴望是无限的,所以这些被严禁流传的书本,还在黑市里流通着。
博远小心翼翼地把书放进书架上。这间出租屋里,穷得家徒四壁却有整面墙大的书柜,上面整整齐齐地放满了书。这些书按照首字母排列着。也许这就是读书人的生活,清苦,但是充实。
博远拿出最后一本——柏拉图的《理想国》,然后坐在摇摇晃晃的木椅上,一边吃着烧饼,一边津津有味地阅读。

 

2

他是一名快递员,别人都叫他“公鸡”。
因为每天清早他总是第一个起来。穿着洗得发黄的旧式迷彩服,骑着一辆二手的军用摩托车。奔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
他是一名快递员,却不属于任何一家物流公司。
把各式各样的货物,从黑市,送到买家手上,赚取高于一般运费几倍的辛苦费——当然,这样的生意是有风险的,不过他从没被发现过。
他从不记人的名字,不管是谁,他都只会叫他们”胎胎“,谁也不知道这个词的真实含义,大概是某种方言里的贬称吧。
——也没人知道公鸡从哪里来。
公鸡的出租屋不足10平米大。除了一张单人床,再也放不下其他家具。地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瓶,每当赚了钱,公鸡就会拿去买酒。如果他不这样做,或许可以换一间更大的房子。
公鸡从来不跟异性接触。有人说,公鸡曾经也有过女朋友,因为某种原因离开后,公鸡便有些精神不正常。关于过去,他总是绝口不提,而如果有人问起,得到的也只是简简单单地两个字“胎胎”。

 

3

广场中央的“练兵所道场”外,累趴下或者被打晕的人,被抬到路旁的席子上。而道场内还在练习的人,则越来越少。
在幕府的国度,军人是最高的阶层。而“国家武士”则是军人当中的高层。
他们从小便接受残酷的武道训练,但只有其中的精英,可以顺利通过训练,成为将领。
“下一个!”
她是整个道场里,唯一穿着白色道服的人。
而不管是白色的道服,还是手里的两把竹刀,亦或是她女性的身份,都让她成为道场里最显眼的存在。
从几个月前她来到练兵所道场开始,她就从来没输过。
“请多指教!”
她叫鞘香,就像她的剑风一样凌冽的名字。
在无数人被击倒,送出道场后。最后一名青年也带好护具,拿着竹剑走到场上。此人她从来没见过,大概是第一次来到道场。
他的头发比其他人要长,其他人都剃了板寸,只有他的头发,戴上头巾还会留出来一些。他的竹刀却比其他的短,比起三尺九寸的竹刀,整整短了一尺。
他略微行了一礼,却没有向其他人一样向前拔出竹刀,而是把竹刀藏在身后。
“英信流居合术”她早已听说过这样的传言,是一种不主动攻击,而是讲求后发先至的剑术。
竹剑相交,最忌讳的便是“惊恐疑惑”。她主动发起进攻,先是用小刀往前一探,果不其然,对方单手拔刀,将她手中的小刀整个弹开。但她立即看准对方破绽,长刀犹如白虹贯日一般向对方喉咙刺去。
对方连连退了三步,摇晃了几下,好不容易才站稳。
“谢谢指导,我输了!”他取下护面,再次行礼。
“圆明流·柳生鞘香。你是第一个吃了我的突刺还没倒下的人,你叫什么?”她脱下右手护手,主动伸出手来。
“英信流·细川松云。初到贵馆,还请多多指教。”他也脱下护手,轻轻地握了握伸过来右手的指尖。

 

4

夜深人静,悠远的笛声划破长空,闻者断肠。
一曲吹罢,他哀怨地看着对面5楼,而对面的少年也合上琴盖,走出琴房。
“天藐哥……”他微微地低语。接着离开窗台,回到自己的卧室内。
衣柜的深处,放着一套洁白的访问著,这是一种女士的和服。他小心翼翼地拿出来,只是看了一眼便又放了回去。
他叫和子,有着正确的灵魂,却附着在了错误的身体上。这是他不可告人的一个秘密——他不止一次想过穿着这套女装,戴着假发,再美美地画上妆。大大方方地走在街上。
然而,这样却只有一个结果——被当做变态抓进精神病院,终生强制拘留。
他也小心地隐藏着自己的感情,就像隐藏着这套女装一样。
从他搬到这套公寓开始,就一直关注着对面五楼的少年。他的钢琴弹得十分娴熟,但是曲调里总是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孤独。
他喜欢他的琴声,也被这难以名状的孤独感吸引着,却始终无法面对他,更无法表明自己的感情。

 

5

沙漏穿过广阔的中央广场,来到一座宏伟的建筑面前。建筑的四周是翠绿色琉璃瓦装饰着的白色围墙,而主体则是有着广阔圆顶的大理石建筑,半球形的建筑顶端,飘扬着红黑相间的旗帜。
这是这座城市的宗教建筑——皇城修道院。
修道院内,低矮的茶几旁,坐着一位蓄着长须,以金色头巾裹头的老者。他叫做时针,是这家修道院的大长老。茶几上放着一只纯银的茶壶,和两只有几何纹样浮雕的银色的小杯。茶壶的旁边放着一只金色的水烟筒,似乎刚用完不久。
“请坐吧。”老者指了指坐垫,“你今天来请教什么问题?”
“感谢大长老。”沙漏按照老者的指示坐下,“今天想要请教的问题是:我们的社会阶层,是由什么决定的?”沙漏恭恭敬敬地询问。
“你是刚刚才来到香都神学院,接受正统的神学教育吧?”长老拿起茶杯,缓缓地抿了一口混合了大量丁香、豆蔻和小茴香的红茶。
“是的,之前都在乡下修会传教。”沙漏如实回答。
“所以你会问出这种问题,我一点都不感到奇怪。”长老回答,“根据《圣典·创世篇》第一章描述,穆拉大神创造天地,之后由祂的头部,产生了第一批人,称之为‘伊玛拉’,而他们则成为神职人员的始祖;由祂的咽喉,产生了第二批人,称之为‘哈拉法’,是军人的意思;在穆拉大神的脚底,产生了第三批人,他们叫做‘费舍尔’是平民的意思;而穆拉大神之外产生的人,则是无姓氏之人,也叫作‘菜人’。菜人为其他三种人食用,为穆拉大神的造物提供养分。”
“那么,我们现有的制度,也是根据圣教经典制定的吗?”沙漏请教道。
“是,也不是。”长老回答。
“哪里不是?”沙漏疑惑不解。
“神职人员最为高贵,若不忠心侍奉穆拉大神,则会堕落为平民;军人守土卫国,若放任躯体臃肿肥胖,则会堕落为平民……”长老解释道。
“那平民呢?”沙漏未等长老解释完,便亟不可待地发问。
长老有些愠色“平民堕无可堕,若是不安分守己,只能贬为菜人,供其他阶层食用。”
“那么,我们身为神职人员的使命是什么?”沙漏问道他最关心的问题。
“学习穆拉大神自创世之初制定的法度,以神之法度引导世人,便是国家神道的最高追求!”长老兴奋地描述,在他的眼神中,似乎可以看到他勾勒出的宏伟蓝图。
“谢过长老”沙漏恭恭敬敬地五体投地。退出修道院。
大长老,是神职人员中最为智慧的,他的话语,不容置疑。可是,从他的回答中,沙漏却并未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6

废旧的厂房内,有一间房间,却是与外面破败的景色,截然不同。整个房间贴着纯黑色的墙纸,黑白两色的茶几上,放着一只巨大的水晶烟灰缸。
鼻子中间横着一条刀疤,划过整个脸部的男人,正一手拿着一支点燃的哈瓦那雪茄,一手握着骷髅形的威士忌酒杯,里面是浅棕色的单一麦芽威士忌。他的名字叫做“天龙”,是整个地下世界的王者。
天龙慢慢地喝着酒,思绪不禁回到20年前。
——
20年前,他还只是个小混混,在黑龙会里面跑腿。
直到有一天,他路过一条小巷,发现几个小混混,正把一团“肉球”包围在墙角,拳打脚踢。天龙不认识被打的人,他只知道,这是黑龙会的地盘,而这几个小混混,并不是黑龙会的人。
于是他拿起棒球棍,不由分说地把每一个小混混都揍得满地找牙。接着,他看着惊魂未定的肥胖男孩,拿出一把折叠刀,打开,然后在他的面前扔下。
刀正好落在男孩的胯下,一摊骚臭的黄色液体从他的裤裆里留出来。
“下次再有人找你麻烦,就用这东西捅他!”天龙冷冷地说完,就径自离开。
后来他才知道,他无意中救的人名叫“肥猫”,是香都市长的儿子。而当天被他打倒的小混混,每个人,身上都多了十几个血窟窿。
——
20年后,昔日尿裤子的肥猫已经成了现任市长,而天龙也从一介小混混,摇身一变,成为统领整个香都黑社会的头目。
命运总是那么地离奇,天龙也这么认为,现在的他,无论黑白两道,都游刃有余。

【未完待续】

Previous

第一章:降临

Next

维新志士镇魂曲~其の弐~【文/钟云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2012-2016 宅の郷 Some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5004370-1号 &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y Anders Norén & 站点地图